carbon footprint

你願意為禮贈品付出多少環保代價?

以前都說「收垃圾」的是「惦惦賺,沒人知」,但這期天下雜誌的專刊報導「誰讓台灣回收神話幻滅?」,又令人覺得「真的那麼好賺嗎?」

天下雜誌專業記者群提出調查所見,發現台灣為全球回收資優生的三大謊言—「回收率灌水;回收物中10%是垃圾;欺騙民眾做白工,分類回收後全部又混在一起」,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天下網路期刊或到便利商店買一本天下雜誌詳讀。

看到這樣的報導,真正呈現「無利可圖是沒有人會為環境付出心力的」,就好像是政府最近統計106年綠色採購金額775億台幣又創新高,只能說數字相當漂亮!

環保最終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來說一個小事情跟大家分享。

這個月初,有一個客戶挑選敝公司一款明星商品—「名片盒手機座」,他的需求數量大約50萬~60萬個,由我們進行提案與報價,當然客戶不會只挑選一款商品,還有許多同行一起提供不同商品讓客戶選拔。

這款得獎商品—名片盒手機座,在2015年通過SGS碳足跡查證:「從原料取得到產品生產完成,每生產一個大約碳排放283.55公克」。

如果以這次的需求量約50萬~60萬個,這位客戶買這批行銷品(或文宣品),就得產生將近142000公斤~170400公斤(142噸~170噸)的二氧化碳。

依據林務局統計一棵樹大約可以吸附12公斤的二氧化碳,而這位客戶此次採購活動需要11834~14200棵樹來碳中和,不論是種樹的數量或是碳排放的數字,都相當驚人,但如果是一個具有社會責任的企業,應該閃避嗎?

 

上面這個提案經驗不是唯一,我們這個禮贈品產業,每年針對政府機關、學校、各家上市櫃公司、大大小小的品牌公司、活動公司、公關公司所舉辦的行銷(文宣)活動…都會不斷上演相同戲碼,不管是買甚麼?買誰的?很少人願意面對這個領域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

雖然碳中和是一種數學計算,但植樹與養樹確實是可以吸附二氧化碳的有效方法,我們花很多心思去控制產品用料清單(BOM)的原物料需要符合環保,我們卻忽略了「免費送、拿來灑;集點送、加價購」的行銷品是否環保。

我最常舉例的是:

名片盒手機座「從原料取得到產品生產完成,每生產一個大約碳排放283.55公克」。

如果以一場行銷活動需要1000pcs,大約這個產品碳排放將產生284公斤的二氧化碳,依據林務局統計一棵樹大約可以吸附12公斤的二氧化碳,一場活動需要24棵樹來碳中和。

我推算買原子筆、MOME紙、筆記本、扇子或L夾…的碳足跡不一定低於我們的「名片盒手機座」,但大部分有參展或辦活動的企業,每年隨便買個1000支原子筆是相當常見的,如果這數據做為每家公司文宣品「碳足跡的基本消費」,那台灣只要10萬家公司每年這樣運作一次,當年度就至少需要種樹240萬棵,您覺得台灣做的到嗎?

 

環保或許是商機;也可能是轉機,整個社會要真正做到「有意義的環保」,「如果代價是無利可圖,那將沒有供應商會努力投入;如果對買家付出代價太大,更是沒有消費者願意買單」,這是相當難控制的平衡點。

最近選舉進入衝刺階段,候選人送出文宣品琳瑯滿目,但有文宣品一送出就被「打槍」…,如果「花錢」送出去的文宣品已經生產高額的「二氧化碳排放」,但又沒有「文宣效益」,那就真的是「三輸」了。

聯合利華連續第八年被評為全球TOP企業永續發展領導者—八連霸

本篇報導摘錄自永續新聞網,主要提供了2018年GlobeScan這家公司針對全球的各企業掌門人做了「可持續發展領導者調查」報告。

報告中的前幾名全部都是國際級企業,也幾乎都是知名零售品牌或通路商,目前的調查台灣並沒有廠商進入榜中,這是台灣類似的相應企業可以努力的地方。

例如:

宜家(IKEA)進榜了,HOLA特力屋應該是可以努力的;

瑪莎、Walmart百貨進榜了,SOGO百貨、新光三越、誠品書局、全聯、welcome、統一超商…應該是可以努力的;

特斯拉進榜了,GOGORO應該是可以努力的;

雀巢進榜了,伯朗咖啡應該可以努力了;

蘋果進榜了,HTC、ASUS、ACER應該可以努力的……

當然以上是我自己的想法,或許這些企業早已經努力規劃中。

CSR在台灣已經相當耳熟能詳,台灣也有許多在國際中表現優異的CSR廠商,希望未來可以看到台灣企業在這些領域的調查獲得榮耀。

這份調查中最難能可貴的是聯合利華的「八連霸」,而聯合利華所處的產業有大部分是食品化學品相關(食品,飲料,清潔劑和個人護理…等)領域,這個產業有較多的化學品與添加劑,但聯合利華確能把這個產業導入永續發展的思維,顯見「永續發展策略對於企業長遠經營以及品牌價值有其重要關聯」。2018 TOP永續企業入榜

對於詳細內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連結到永續新聞網閱讀—

https://www.sdgs-csr.org/tw/knowledge/trend-analysis/442-10707trend09.html

原文由【CCS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王彬墀副秘書長  提供】,本文圖片意摘錄自永續新聞網。

聯合國發佈《2018可持續發展目標報告》

聯合國的永續發展議程—這些話題對我們而言看似相當遙遠,但拆開每個目標細節,某些情境又像發生在我們週遭;切身相關。

新世紀以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孕產婦死亡率下降了35%,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下降了50%;南亞地區女孩的童婚風險下降了40%以上;台灣雖然這些問題鮮少發生,但兒童、婦女受孽情事亦時有所聞,好消息是在最不發達國家,電力覆蓋的人口比例增加了一倍多。

全球勞動生產率提高,失業率下降,100多個國家制定了可持續消費和生產的相關政策和舉措,這點可以由台灣大部份有發表CSR報告的製造業,幾乎都會選訂「SDG’s目標12 確保永續消費和生產模式」可得知。

報告亦顯示,對於處境最為不利和邊緣化的群體,如青年失業的可能性比成年人高出三倍;兒童和青少年閱讀和數學方面達到最低標準的不足一半。

在台灣,上廁所雖然稱不上享受,但您可能無法想像,在2015年,全球仍有23億人口缺乏基本的環境衛生服務,有8.92億人仍露天便溺。

最近限電在台灣興起反核與擁核的論戰,甚至懷疑綠能政策是否真能為台灣帶來穩定能源,連FACEBOOK亞洲首座數據中心選定新加坡,都被認為是擔心台灣供電不穩,然而全球以農村人口為主的近10億人口群體仍然無法用電。

全球營養不良人數從2015年的7.77億人回增至2016年的8.15億人,主因歸咎於衝突及氣候變遷相關的乾旱和災害。

2017年北大西洋颶風季內的損失史上最為慘重,過去5年全球平均氣溫創有記錄以來新高。

上週日本剛渡過有史以來的大颱風(燕子),新聞畫面看到的關西機場淹大水景象,沒有幾日後,也發生在台灣台北的東門捷運站內。

雖然,壞消息不斷,但朝正面發展的好消息也相當多,不可諱言的仍有許多衝突、氣候變遷和日益嚴重的不平等,等著國際社會去挑戰。

雖然這些事情不會跟單一產業有太多關連性,但身為地球公民與身處禮贈品市場,我們可以努力的就是落實「SDG’s目標12 確保永續消費和生產模式」,讓這個「買來送、隨手丟」的產業型態可以朝3R策略「RECYCLE可回收利用、REUSE可重複再使用、REDUCE減量使用」前進。

以上相關內文摘錄自永續新聞網,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考下列網址點擊連結—https://www.sdgs-csr.org/tw/knowledge/trend-analysis/441-10707trend08.html

原文作者為CCS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王彬墀副秘書長提供

圖片引用永續新聞網內圖片。

未來海運費用可能也將不再便宜 跨境運輸的碳排放如何降低?

過去在產業服務時,大部分的船務部門都會希望生管部門給的交期要準ㄧ些,這樣可以走海運,控制運費所產生的成本。
然而,產業中會發生相當多的故事導致交期不準,例如進料檢驗發現不良、要生產的時後才發現庫存帳不準,材料數量不足、生產的時候品質不穩定被品管判驗退、供應商該進料的時候無法準時進貨、客戶臨時的設計變更或是調整訂單交期….有太多的理由讓原訂的交期無法準時出貨,原本規劃走船的;最後只能坐飛機。
不論海運或空運,運輸的碳足跡不是發生在自己周遭,原本就容易被企業忽略,然而聯合國修正海運用油的含硫量標準,這將是提高海運成本的一個因子,我相信海運業的整體運送成本都會增加,未來海運運輸報價可能還是比空運便宜,但我想應該不會比過去便宜了。
所以企業如果遇到上述可能需要由海轉空的運輸模式,也將會嚐到管理不善所付出的代價。
其實汽車產業標準ISO/TS 16949其中有針對超額運費進行統計與管制,何謂超額運費?原本不應該多花的運費支出都屬於超額運費,例如原本走海運;後來改空運,這樣多增加的運費就是超額運費。
其實我真的要表達的是—
我們的這個產業有太多的產品自境外輸入台灣,除了大量的碳足跡被忽略外,長期以來也讓台灣當地供應鏈失去更多機會服務台灣客群。
希望因為環境議題的覺醒,大家要正視SDG’s十七項永續發展目標所聯結的各領域活動,採購禮贈品不是考慮新奇、數量與價格,還有很多社會責任。
以下這篇圖文部份摘錄自永續報告平台(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news/show/5055),對詳細文章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聯結網址閱讀。
—————————————————————————————————————

UN減碳新規衝擊 全球最大航運公司恐年損6百億

 

2020年船舶燃料新法的影響力逐漸發酵,未來禁止船舶使用含硫量高於0.5%的石油燃料,全球最大的貨櫃運輸集團馬士基,將可能成為第一波遭受衝擊的企業。

執行長Skou表示馬士基集團將會轉用低硫燃料,絕對能順利因應法規變化。

依據《彭博》計算,硫含量低的燃料如ICE Gasoil,在新規則開始實施後,價格將會上漲超過兩倍。

 

2018-09-05 | 作者/譯者:自由財經

資料來源:自由財經頻道   圖片來源:Maersk Line

陶氏化學 回收塑膠垃圾後,把它變成石油再賣出去

這是一個相當理想的目標—「回收塑膠垃圾後,轉換成石油再賣出去」。

全球最大的陶氏化學,主動推減塑並且回收塑膠垃圾,還將其轉成石油賣出去—每兩萬磅的塑膠垃圾可產出60桶油,每桶成本約25至30美元,並以一桶70美元轉售給當地的煉油廠。

這應該有技術門檻,然而用「限制理論」的概念出發,當「限塑」如果是必要條件,我們就得發展不同的思維,開發新技術解決目前塑膠垃圾過多的困境。

過去大家創造GDP都是用「線性思維」,產能擴充、極大化市場,然而筆者所推崇的是美國陶氏化學公司(Dow Chemical)身為全球最大塑膠包裝業供應商,卻力推減少送進垃圾掩埋場的塑膠,他們不採取「線性思維」,用「從搖籃到搖籃的循環經濟想法」確實與眾不同。

陶氏化學與美國四個市政府合作,專收毫無市場價值的「不可回收塑膠垃圾」,像是塑膠餐具、吸管、保麗龍、糖果紙、零食包裝、牙膏軟管、嬰幼兒食品的鋁箔擠壓包裝,還開發新技術把塑膠垃圾恢復成汽油,就算其現有技術不是100分,還是努力去創造「塑膠的循環經濟」效益,以達成其2025年永續目標SDG’s中重要的一環。

這裡面有一個相當關鍵的思維—「要做生意就要負責善後」,如果有一天,各個國家都有這樣的技術,全球都可以少開採一些原油,對於地球的傷害降低,也真正回到「循環經濟」體系。

如同天下雜誌所提到的—「全球都已經意識到塑膠危機,但減塑行動中卻往往看不到塑膠大廠的身影」,要做這門生意,是否應該要負責善後呢?

 

這篇報導來自於「CSR@天下」官網連結:http://csr.cw.com.tw

對於全文細節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聯結進去閱讀,也可以在永續報告平台上閱讀: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topics/show/4885

這已經是舊聞,但現在看還是很有意義—從蘭嶼帶走一顆皂,就能帶走84公克廢油

這是2017年的報導,但現在看起來還是相當有意義。

台東蘭嶼的「十二籃」手工皂坊,2015年在台灣世界展望會輔導下,由4位媽媽回收島上食用廢油來製造「家事皂」,1個月平均回收4萬5360公克廢油,不僅減少島上廢油汙染兼顧環保,也能增加媽媽們收入改善家庭。

成員之一的何浩美說:「從蘭嶼帶走一顆家事皂,就能帶走84公克廢油」。

「十二籃」手工皂坊,因為島上資源環境的消耗及破壞,為了減輕島上自然生態的負擔,因而有了這個循環經濟的創舉,她們收集島上的食用廢油,製成一顆能再利用的「家事皂」,販賣後以貼補家用,兼具循環經濟與環保效益,可以稱的上落實聯合國十七項SDG’s目標最好寫照。

這樣的案例可以讓台灣其他偏鄉彼此學習,「廢油」到處都有,「家事皂」也都需要,如再與品牌公司互相合作,還可以聯名打上企業LOGO,真的是100%台灣製造,暨經濟又環保,絕對好過買一些低價禮贈品「送禮的到處亂灑;收禮的隨便亂丟」。

我們從今年的全聯農曆七月電視廣告看到「企業行銷原本就需要故事與話題」,除了企業本身的產品與服務需要有故事與話題外,其實,行銷人員真的要有多一點體認,禮贈品本身的故事性也很重要—「絕對不是找一個東西印上LOGO這麼簡單的事」。

 

如想要更清楚以上報導資訊,請參考2017-11-30聯合報的記者尤聰光先生原載報導。

本文部分資訊摘自聯合報上述報導,圖案也是引用原報導之照片。

衝動型購物 導致台灣每年購買衣服金額高達三棟 台北101造價

由阿里巴巴帶起來的「雙11購物節」;以及美國原本的「黑色星期五」可說是全球最大的兩個電商購物狂潮。

去年天貓在雙11全球狂歡節即創下1,682.6億人民幣(約7647.7億台幣)交易額,相較於2016年的1,207億,高出475億元之多。

這並不局限於中國大陸而已,台灣因為距離近、語文通、快遞收送貨便利,最重要的是「便宜」,由於這些因素…,我們也「參了一腳」。

綠色和平組織於2017年曾公布台灣消費習慣與心理調查中發現—「衝動型購物」導致台灣20到45歲的民眾,每年購買衣服的金額高達新台幣1,620億元—這是三棟台北101的造價。

正當全球民眾瘋狂搶購;各電商平台衝刺銷售業績之際,知名運動品牌連鎖零售商REI,選擇連續三年在「黑色星期五」這天暫停營運。

近年REI和戶外服裝企業巴塔哥尼亞(Patagonia)以「反消費主義活動」而聞名,2017年的「黑色星期五」,REI鼓勵民眾到戶外健走取代「衝動性購買」,但從各大電商平台銷售業績都增長,看起來其影響的效果不是很好,未來需要有更多的企業一起推動才行。

巴塔哥尼亞也呼籲消費者應該「購買製作精良且使用壽命較長的產品」。

巴塔哥尼亞曾經以他們最熱銷的一款夾克做分析:生產這件夾克卻需要耗費135公升的水;加上排放9千公克的二氧化碳,生產夾克帶來的汙染是夾克本身重量的24倍。

這是他們希望「購買製作精良且使用壽命較長的產品」的主要理由—在衝動購買情緒下所產生的多餘銷售數量,都是用更多的生產數量來達成成本降低與售價降低,導致整體生產鏈的耗能與碳足跡大幅增加。

因此,巴塔哥尼亞也提供便宜;甚至免費的產品維修服務,並鼓勵顧客交換他們不再穿的衣物,鼓勵消費者「減少購買(Reduce)、提倡修復(Repair)、回收利用(Recyle)」等營運概念,這真的是綠色企業代表。

上述兩家公司用不一樣的方法增長自家產品市佔率、銷售額、品牌形象、影響力與應盡的社會責任,這是少數成功案例,我想未來會有更多的企業加入陣容。

我們身在禮贈品行業,經常遇到客戶要便宜、大量,只要可以印上(或貼上)企業元素就行了。

當然也有客戶不一定要便宜與大量,但送的品項卻是每個家庭中經常看的到,例如各種不同款式的馬克杯與攜行杯、不銹鋼餐具或各式餐具、傘具、毛巾、運動服、3C周邊產品…等。

姑且不論收禮的對象是否用的到,不同企業的重複訂制其實就已經耗費相當多的地球資源與碳足跡了,更何況,這些品項因為是「拿來送的」還不見得耐用。

我們也相當希望多接一點專案生意與生產更多的品項創造業績,但看到REI與巴塔哥尼亞的案例後,又覺得禮贈品市場其實應該有不同的做為—畢竟有太多的產品被生產出來後,其實送給消費者,他們幾乎隨手丟、隨手放,根本不會在乎送的是甚麼東西,更何況如果是筆、紙、扇子、面紙、環保袋…等。

這個產業需要有人帶頭或訂定規範去做一些比較環保的「循環經濟模式」,否則當所有產業都朝項環保、循環前進時,我們禮贈品行業還在不斷的追求以量取勝,浪費地球資源與產生大量碳足跡,這應該不是我們的客戶花大錢送禮要達到的行銷目的。

 

以上部分資料來源為:

Don’t Read This Article: How Ads Against Consumerism Help Sustainability

(2018-04-20 | 原文全文的作者/譯者: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Kevin Moss ; 編譯:CSRone/倪上筑)

更詳細的報導,請參考永續報告平台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

低碳漢堡 一個時代趨勢的產品

最近有太多的國際級企業提出限塑環保政策,大多圍繞在如何限制吸管、一次性餐具、塑膠袋…等議題打轉。

筆者還是認為,真正環保愛地球必須以「降低碳排放」為基礎,畢竟人類在工業時代以後產生的超量二氧化碳形成「溫室效應」,這是讓現在地球氣候異常的主要原因,「限制塑膠使用是必要的,但並非完全正確,必須一併考量限塑替代方案的碳足跡、水足跡與能源足跡」這才能真正解決「地球暖化」問題。

近期瑞典知名連鎖速食業者Max Burgers在「2018永續品牌大會」上發表了「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計畫」。

Max Burgers對其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後,並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

而剩餘的碳排放則是以植林的方式進行「110%的超額碳補償」,以達到對「氣候變遷帶來正向效益的效果」。

Max Burgers與最近這些國際級企業的差異在於提出如何「減少碳排放」,這相當關鍵!

為何呢?如果我們採用「紙吸管」,但卻因為要砍樹取材(先不論要不要再造林、以及造林的成本);推出新製程生產紙吸管所消耗大量的水與能源,這樣的紙吸管是否碳足跡會低於塑膠吸管?如果不會,紙吸管並非好的方案。

Max Burgers跟其他國際大廠不同的是:「他盤點出製作漢堡,從原料取得過程開始到漢堡送到門市,有哪些會製造碳排放」,讀者可以參考下面這張圖:

Max Burgers-1.jpg

漢堡製作過程牛肉本身的碳足跡是相當驚人的,除此之外,植物性原料、包裝材料、能源使用、運輸物流…等,也都會產生碳足跡。

如果Max Burgers跟其他國際大廠一樣,只針對塑膠吸管、餐具或包材提出環保政策,我相信Max Burgers做這些努力對於地球不會有多大貢獻。

Max Burgers做了一個相當好的示範,他把整個經營漢堡生產的事業,盤點可能有哪些碳排放,進而提出降低(或抵銷)碳排放的措施。

對速食業者來說,牛隻飼養過程中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因此「牛肉」在減碳的議題中,備受公眾關注,舉例來說,生產1公斤的牛肉需要消耗約5到7公斤的穀物,而這些穀物則需要水和能源來耕種、加工,以及運送…這些加值活動無法減少;但容易被忽略,這些加值服務跟二氧化碳排放息息相關。

Max Burgers找到一個解決方法,希望能夠抵銷牛肉漢堡帶給環境的衝擊,這個方法不僅適用各行各業及各類產品,還不需要龐大的預算。

這個方法是:「對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carbon impact assessment),除了儘可能地減少碳排放之外,並針對其餘的碳排放進行110%的碳補償」,以達到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又稱減碳正效益carbon positive)的效果 (詳見下圖)。

Max Burgers.jpg

 

Max Burgers是用「種樹」的具體行為補償漢堡製作過程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姑且不論種樹的「碳補償」效益是否有效?但這確實是一種可以比較合理估算「減碳數據」的實際方法—「產生多少碳排;中和後,剩下的就超額種植樹木把二氧化碳吸收回來」。

目前Max Burgers在瑞典、波蘭、挪威、丹麥和埃及擁有約100家連鎖門市。Max Burgers是全世界唯一一間使用瑞典本土生產的肉類的瑞典速食業者。

因為放牧方式的不同,瑞典所生產的肉品比其他歐盟國家所生產的肉品高出30%的成本,但正因為瑞典所採用的放牧方式,使得瑞典生產肉品的碳排放量相較於其他歐盟國家的肉品低了25%。

雖然高成本的肉品讓Max Burgers的成本比競爭對手高出6%,但是低碳、永續的肉品需求彌補了其高成本的劣勢。

Max Burgers的這些新改變「已經吸引了需多新的顧客,並將許多肉類愛好者轉變成為低碳漢堡愛好者」。

這篇文宣有一個相當重要的趨勢:「低碳漢堡可能可以替代肉類需求」。

這段期間我們聽到台灣與國際大廠針對限塑所提出的政策大部份聚焦在塑膠吸管,鮮少有人提到整個企業的「碳足跡因應對策」,從Max Burgers的作法我們看到了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環保愛地球與自身營運結合,他們比較完整的操作與思維值得參考。

我個人相當期待看到麥當勞的低碳漢堡;星巴克的低碳咖啡;可口可樂的低碳可樂…,當這些產品問世後,是否可以像「Max Burgers的低碳漢堡替代肉類效應」,這樣除了善盡社會責任與環保愛地球外,本身業績也可以增長,真的一舉數得。

 

資料來源:Hamburgers Go Climate Positive
圖片來源:Max Burgers

本文係3BL Media副總裁Jen Boynton女士針對瑞典連鎖速食業者Max Burgers在「2018永續品牌大會」上發表的「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計畫」之介紹與個人觀察。在氣候正效益計畫中,Max Burgers對其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後,並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而剩餘的碳排放則是以植林的方式進行110%的超額碳補償,以達到對氣候變遷帶來正向效益的效果。

本文部分訊息摘自永續報告平台,全文請參考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topics/show/4921,其他觀點為筆者自己的意見。

Starbucks 2020年前全球分店禁用塑膠吸管

又一國際食品大廠對塑膠做出禁用決定。

星巴克決定2年內在全球所有分店禁用一次使用塑膠吸管,這跟麥當勞在今年五月份股東會否決了禁用塑膠吸管的提議剛好相反,但麥當勞還是有配套於明年英國與愛爾蘭推進限塑政策,這兩個區域的麥當勞將改用紙吸管;部份美國門市也改用其他環保吸管。

這兩大食品龍頭對於限塑的措施都是保護「塑膠對海洋構成的環境威脅」,塑膠吸管雖是全球海洋公敵,然而有個數據「吸管佔海洋中塑膠垃圾4%」,那其他96%海洋塑膠垃圾該如何禁?

塑膠吸管廉價且方便,在民生消費領域確實也沒有較佳的替代方案,我猜想這是麥當勞還不敢立即採行全球禁用塑膠吸管的思維。

過去曾經聽朋友說在美國麥當勞喝個熱咖啡被燙到,都有可能被消費者提告;發生訴訟賠償風險,現今如果大膽嘗試任何限塑作為影響消費者權益,我想有太多法律程面的問題要考慮。

這些國際大廠肯定願意負擔社會責任,只不過禁用單次使用塑膠用具(像是吸管、杯子和袋子)這並非塑膠餐具、容器成本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整個回收處理與再利用流程都要重新設計,這絕對不是市面上已推出試RUN「玻璃杯,甲地用、乙地還」這麼單純的程序而已。

不過我們還是給與星巴克「掌聲鼓勵」,畢竟這是一個相當不容易的道德勇氣。

真正塑膠容器與吸管的替代方案可能如下—

(1)您要自己帶杯子去裝冷(熱)飲,同時您可以等候前一個人用自備容器時,星巴克或麥當勞還要幫他清洗一下再裝。

(2)不論是冷(熱)飲您願意等到常溫了再飲用,因此有沒有吸管或湯勺並不重要,甚至當為保有風味需立即飲用的時候,您願意自備可重複使用的吸管或湯勺;或是不用吸管或湯勺直接飲用。

(3)飲用完後,您願意自行到有水的地方(或用自備環保袋裝回家)清洗這些容器與餐具。

(4)星巴克或麥當勞可能因此回饋您每次2元;或贈送一張環保貼紙,可集10張換一杯飲品;甚至沒有回饋……,您都毫無怨言不斷重複這些行為。

……講真的,不使用單次塑膠容器與吸管是「習慣」問題,您只要可以每天重複執行上面的動作,對地球是絕對正面幫助的。

上面陳述的,有太多生活情境無法這樣做,我個人猜想「未來會有一個相對環保的吸管去替代塑膠吸管,但海洋中垃圾並不會因為人類習慣而減少改變」。

 

以上部分訊息摘自中央社紐約7月9日綜合外電報導

 

carbon footprint

法國跟英國 一起朝限塑前進

隨著英國麥當勞將於2019導入紙吸管,最近法國也宣誓,將於2020年禁售免洗塑膠餐具,包括禁用塑膠吸管和只使用一次的塑膠製品。

法國的目標是於2025年達到不再有塑膠製品丟入海洋,畢竟海洋中的塑膠已經快超過魚類總數,雖然短期間無法做到,然而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40%的生物將會在本世紀中期消失。

根據法國2015年頒布的能源過渡法案,2020年起,禁止商場販售免洗塑膠餐具、塑膠棉花棒及含塑膠微粒的化妝品或保養品,生態部長余洛的新法案只是進一步擴大禁用範圍而已。

當然政策一出,立即有零售商為配合法令而預作準備,這個時代真的是推動環保政策相當有利的時代。

當然希望這些政策可以被更細膩的落實,而不是只針對「限塑」這件事情打轉,除了塑膠汙染外,很多打著「環保大旗」的,不見得真的比較環保。

「環保的關鍵除了碳足跡、水足跡與能源足跡外,更重要的是RECYCLE、REUSE、REDUCE」,如果因為不用塑膠吸管,做出新的替代品確產生更多的碳排放、耗用更多的水與能源,這對地球可能只是另外一個風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