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已經是舊聞,但現在看還是很有意義—從蘭嶼帶走一顆皂,就能帶走84公克廢油

這是2017年的報導,但現在看起來還是相當有意義。

台東蘭嶼的「十二籃」手工皂坊,2015年在台灣世界展望會輔導下,由4位媽媽回收島上食用廢油來製造「家事皂」,1個月平均回收4萬5360公克廢油,不僅減少島上廢油汙染兼顧環保,也能增加媽媽們收入改善家庭。

成員之一的何浩美說:「從蘭嶼帶走一顆家事皂,就能帶走84公克廢油」。

「十二籃」手工皂坊,因為島上資源環境的消耗及破壞,為了減輕島上自然生態的負擔,因而有了這個循環經濟的創舉,她們收集島上的食用廢油,製成一顆能再利用的「家事皂」,販賣後以貼補家用,兼具循環經濟與環保效益,可以稱的上落實聯合國十七項SDG’s目標最好寫照。

這樣的案例可以讓台灣其他偏鄉彼此學習,「廢油」到處都有,「家事皂」也都需要,如再與品牌公司互相合作,還可以聯名打上企業LOGO,真的是100%台灣製造,暨經濟又環保,絕對好過買一些低價禮贈品「送禮的到處亂灑;收禮的隨便亂丟」。

我們從今年的全聯農曆七月電視廣告看到「企業行銷原本就需要故事與話題」,除了企業本身的產品與服務需要有故事與話題外,其實,行銷人員真的要有多一點體認,禮贈品本身的故事性也很重要—「絕對不是找一個東西印上LOGO這麼簡單的事」。

 

如想要更清楚以上報導資訊,請參考2017-11-30聯合報的記者尤聰光先生原載報導。

本文部分資訊摘自聯合報上述報導,圖案也是引用原報導之照片。

吃素真的可以改變碳足跡?

曾經有一個說法:「吃素減碳救地球」,會有這樣觀點可能還是跟牛會產生很大的碳足跡有關,然而來自美國的這篇報導,「素食主義者」可能也需要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

牛隻飼養較其他家畜家禽飼養有更多碳足跡與環境足跡,最近有一份新的研究再次確認這個觀點大部分是正確的。

一隻小牛正常生理成長需要較高的碳足跡,雞隻大約6個禮拜即可長成出售,小牛大概需要14-18個月的時間。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PNAS)最近發布的一則研究顯示:「考慮食物的環境碳足跡而大幅度改變飲食習慣,並不一定能帶來正向的環保效益;過度改變飲食習慣甚至可能造成負面結果。」

這項研究將「肉食越少、暖化越遠」的假說做一個實驗,所有美國人,包含他們的寵物,都成為全素飲食者,並且將畜牧從一級產業中抹除,研究結果顯示美國的溫室氣體(GHG)排放量確實會減少,卻僅下降2.6%。

雖然會有更多的穀物存留下來,農產提供的總卡路里也會變多,但是要達到2.6%的減排效果,需要消除的不只是美國境內所有的畜牧業,而是要除去所有的動物,這樣相關的碳排放才不會繼續存在。

如果真的這樣做,人類會逐漸缺乏僅能透過動物性食源攝取的必要維生素B12,並在沒有動物糞肥的情況下更加依賴化學肥料來種植穀物。

這篇報導中有更多的數據說明與動物與植物相依生存的關聯性,在此不再贅述,大家可以去永續報告平台查閱。

網站連結(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topics/show/4982)

pic_1_beef.png

該研究揭示了一項事實「減少環境足跡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尤其牛肉在永續的生態循環經濟中,仍舊牽涉到食物、生質燃料、與纖維工業等環環相扣的供應系統。

例如:

一、牛隻將草料轉換成優質且人類易於吸收的蛋白質—穀飼肉牛一生吃進的飼料近90%都不是人類會食用的穀種,牛隻可以說是「傑出的廢物利用者」,牠們的反芻作用能將人類不能食用的植物或植物殘渣轉換成高品質且美味的蛋白質,然而反芻也正是牛肉的環境足跡居高不下的原因。

二、牛隻所吃的粗糧大多種植於無法農耕的土地在美國境內,有八億畝的土地被劃為僅適合飼養牛、羊等動物的牧草區,約佔國家總土地面積的35%。因此增加食物來源的唯一方法即是「讓這些反芻動物將無法消化的牧草轉換為人類可食用的食物」

三、牛隻能消耗食品、生質燃料及植物纖維相關工業排放的殘渣若僅考慮人類消耗的食物,約每吃100磅的穀物,就會產生37磅不能消化的殘渣,如果能用以餵養牛隻,牛隻能夠生產出「高品質的有機肥料(糞便)」。在美國,每年有將近4700萬噸的植物殘渣被牲畜轉換為有用的物質。

四、牛隻結合機械化農耕系統,可帶來ESG永續效益兩者結合的好處不只限於調和生產系統、土地資源及氣候,更能改善食物營養的循環、增加農業的多樣性。例如:美國北部大平原冬季小麥與放牧牛的結合,每年200萬的牛飼養在冬麥草場上,隨著冬麥收成並磨成麵粉供人類使用,輾麥過程中打出的粉頭會用以飼養牛隻,這也再次證明了「牛隻確實在生態經濟體中扮演了廢物利用的重要角色」

五、肉牛業者扮演美國鄉村農業經濟體系與社會網絡重要角色在2012年,美國境內有210萬座農場,以及將近「38%」的農業產值是來自飼牛相關的業務,飼牛業也貢獻了「210萬個工作機會和165億美元」的經濟效益。

六、牛隻提供肉食更提供皮革業與製藥業原料市面上所販售的牛肉塊或牛絞肉僅占一隻牛42%的重量,其餘的44%皆為牛的副產品。

牛的副產品可廣泛的用於製作:黏著劑、陶瓷、化妝品、肥料、膠類、寵物食品、口香糖、底片以及皮革製品。

此外,牛的腺體和部分組織可被當成腎上腺素、胰島素、疫苗、抗原及保養精華液的原料。

更重要的是「目前並沒有任何一項環境評鑑實驗已通過,在牛隻的副產品供應量緊縮或甚至完全從食物系統抹除的情況下,整體經濟、社會或環境會不會受到衝擊」,這些副產品消失後相關的替代方案與替代品是否會造成新的環境衝擊,不得而知?

就如同禁用塑膠吸管,不鏽鋼吸管或許功能上可以替代,但原物料取得、生產製作與丟棄後的碳足跡與耗能就不一定是低的了,更不用說價格與使用便利及安全性,雖然我們支持限制塑膠使用,但替代品的整體性價比並不能不考慮。

這篇報導讓我們思考,牛隻確實在地球暖化與碳足跡排放上扮演負面的角色,用其負面效應所以主張「少吃肉、多吃素」,那要用哪些方法去彌補牛隻的這六個正面的特殊貢獻?

這篇報導,讓我想到永續報告平台的另外一篇報導—我們何時才能開始以「設計」來實踐循環經濟?(2018-06-22 | 作者/譯者:作者:Sustainable Brands ;編譯:CSRone/侯惠芸Heidi Hou)

報導中揭示的是「減量、回收、再利用是循環經濟的重點」,但是,人類社會常常聚焦於「再利用」,而忽略了「減量、回收」其實更為重要。

台灣是垃圾分類的資優生,各種塑膠「再利用」後的真正困境是誰來買這些「經過再利用」後的產品或原料,這些產品或原料要用在哪裡?一直不斷推動「再利用」,如果「經過再利用」後的產品或原料沒有去處,這就不是好的循環經濟模式。

此時我終於懂「從搖籃到搖籃」這句話是多麼的困難,每次產品壽終後,要再讓它變成另外一個產品的誕生,尤其是從產品設計階段就要這些「頭殼硬硬」的研發工程人員幫「說著一嘴好球」的業務人員想好,您不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嗎?

「有一好;就沒有兩好」,這句台灣話真的還是有老祖宗的智慧。

社會成本與社會效益是一個天平,目前沒有研究能夠全面且有信度的衡量這項問題,牛隻的「碳足跡影響地球暖化」無論正面或負面,都應該被列入考量,希望未來有更多面向的實證研究給我們不同的啟發。

我這篇PO文參考了永續報告平台上面的資訊,額外增加自己的觀點,真正原PO請有興趣的讀者到該平台上閱讀全文,該平台上仍有許多好文章。

 

相關訊息摘自:永續報告平台  2018-08-03 | 作者/譯者:GreenBiz/Sara Place Ph.D.;CSRone/ 蘇家麗 讓畜牧業從碳足跡緊箍咒中解放…?

資料來源:Moving beyond food footprints to sustainable food systems

圖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相關圖片均擷取自永續報告平台。

溫哥華2019年禁塑膠吸管、保麗龍盒

北美市場又有一個區域加入限塑政策,加拿大溫哥華投票通過,預計在2019年1月禁止使用塑膠吸管及保麗龍杯、保麗龍盒,以呼應當地環保政策,

溫哥華為達成「2040年零資源浪費方針」,由其國會投票通過這項法案,該法案也規定企業也不得提供拋棄式杯具、塑膠袋或紙袋,或至少須向消費者收取額外費用。

據統計,溫哥華每周產生超過260萬枚紙杯,以及200萬個塑膠袋垃圾。

美國卡夫亨氏食品宣布 2025年全面使用環保包裝

美國食品公司卡夫亨氏 Kraft Heinz 於今年7月31日宣布,將於2025年全面使用100%可回收再使用或可分解的包裝。

卡夫亨氏 Kraft Heinz 的目標就是要減少生態足跡 (ecological footprint)。

早在2017年,美國卡夫亨氏在「企業社會責任」的CSR報告就以「Growing a better World」(建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為其願景。

卡夫亨氏 Kraft Heinz 表示,在接下來的7年裡,他們將和專家、外部組織與製造商合作以研發可替代的回收的包裝材質,以減少與減量包裝廢棄物。

這又是另一個食品巨頭重要的環境政策。

衝動型購物 導致台灣每年購買衣服金額高達三棟 台北101造價

由阿里巴巴帶起來的「雙11購物節」;以及美國原本的「黑色星期五」可說是全球最大的兩個電商購物狂潮。

去年天貓在雙11全球狂歡節即創下1,682.6億人民幣(約7647.7億台幣)交易額,相較於2016年的1,207億,高出475億元之多。

這並不局限於中國大陸而已,台灣因為距離近、語文通、快遞收送貨便利,最重要的是「便宜」,由於這些因素…,我們也「參了一腳」。

綠色和平組織於2017年曾公布台灣消費習慣與心理調查中發現—「衝動型購物」導致台灣20到45歲的民眾,每年購買衣服的金額高達新台幣1,620億元—這是三棟台北101的造價。

正當全球民眾瘋狂搶購;各電商平台衝刺銷售業績之際,知名運動品牌連鎖零售商REI,選擇連續三年在「黑色星期五」這天暫停營運。

近年REI和戶外服裝企業巴塔哥尼亞(Patagonia)以「反消費主義活動」而聞名,2017年的「黑色星期五」,REI鼓勵民眾到戶外健走取代「衝動性購買」,但從各大電商平台銷售業績都增長,看起來其影響的效果不是很好,未來需要有更多的企業一起推動才行。

巴塔哥尼亞也呼籲消費者應該「購買製作精良且使用壽命較長的產品」。

巴塔哥尼亞曾經以他們最熱銷的一款夾克做分析:生產這件夾克卻需要耗費135公升的水;加上排放9千公克的二氧化碳,生產夾克帶來的汙染是夾克本身重量的24倍。

這是他們希望「購買製作精良且使用壽命較長的產品」的主要理由—在衝動購買情緒下所產生的多餘銷售數量,都是用更多的生產數量來達成成本降低與售價降低,導致整體生產鏈的耗能與碳足跡大幅增加。

因此,巴塔哥尼亞也提供便宜;甚至免費的產品維修服務,並鼓勵顧客交換他們不再穿的衣物,鼓勵消費者「減少購買(Reduce)、提倡修復(Repair)、回收利用(Recyle)」等營運概念,這真的是綠色企業代表。

上述兩家公司用不一樣的方法增長自家產品市佔率、銷售額、品牌形象、影響力與應盡的社會責任,這是少數成功案例,我想未來會有更多的企業加入陣容。

我們身在禮贈品行業,經常遇到客戶要便宜、大量,只要可以印上(或貼上)企業元素就行了。

當然也有客戶不一定要便宜與大量,但送的品項卻是每個家庭中經常看的到,例如各種不同款式的馬克杯與攜行杯、不銹鋼餐具或各式餐具、傘具、毛巾、運動服、3C周邊產品…等。

姑且不論收禮的對象是否用的到,不同企業的重複訂制其實就已經耗費相當多的地球資源與碳足跡了,更何況,這些品項因為是「拿來送的」還不見得耐用。

我們也相當希望多接一點專案生意與生產更多的品項創造業績,但看到REI與巴塔哥尼亞的案例後,又覺得禮贈品市場其實應該有不同的做為—畢竟有太多的產品被生產出來後,其實送給消費者,他們幾乎隨手丟、隨手放,根本不會在乎送的是甚麼東西,更何況如果是筆、紙、扇子、面紙、環保袋…等。

這個產業需要有人帶頭或訂定規範去做一些比較環保的「循環經濟模式」,否則當所有產業都朝項環保、循環前進時,我們禮贈品行業還在不斷的追求以量取勝,浪費地球資源與產生大量碳足跡,這應該不是我們的客戶花大錢送禮要達到的行銷目的。

 

以上部分資料來源為:

Don’t Read This Article: How Ads Against Consumerism Help Sustainability

(2018-04-20 | 原文全文的作者/譯者: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Kevin Moss ; 編譯:CSRone/倪上筑)

更詳細的報導,請參考永續報告平台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

歐盟修訂玩具指令2009/48/EC六價鉻限值

歐洲委員會於2018518日針對玩具指令2009/48/EC 附錄II第三部分,六價鉻的限值進行修訂。

參考加州環境健康危害評估辦公室(OEHHA)的建議劑量及歐盟相關化學小組的討論後,針對可刮取材質” (scarped-off toy material)一類的六價鉻限值,由0.2mg/kg下修至 0.053mg/kg

此修訂於發布於歐盟公報後的20天開始生效,而相關會員國於20191118日起正式遵守此更新修訂。

六價鉻大部分用在電鍍或烤漆的製程,這代表歐盟對於某些玩具品項的外觀顏色管制將愈來愈嚴格,這應該也會影響電子製造商的相關製程,雖然這是玩具指令,但大家要特別確認自己產品的RoHS報告,其中的六價鉻是否符合要求,畢竟有時候我們的品項認定與歐盟的品項認定是有落差的。

比限塑政策更勇敢的表現

限塑政策的最極致表現就是不用石化原料,這個想法在目前相當難以落實執行,但愛爾蘭開啟了示範作用—「五年內將賣掉所有石化燃料投資項目」,沒有石化燃料投資就可以將資源投入非石化燃料投資項目,至少這是全世界第一個敢面對比限制塑膠使用更重要議題的國家。

愛爾蘭的主權基金價值89億歐元(約台幣3212億元),在煤、石油、天然氣和泥煤的投資超過3億歐元(約台幣108億元),投資的企業約150家。

類似的國際趨勢也蔓延到其他地方出現化石燃料撤資行動,目前已撤資好幾兆美元,包括大型退休基金和保險、紐約等城市、教會和大學。

挪威也將近有1兆美元的主權財富基金撤掉對燃煤企業的部分投資,目前仍在考慮是否要撤掉石油和天然氣的投資。

這些做為與聯合國所提出SDG’s的十七項永續發展目標都是相關聯的!

當我們還在談限制塑膠的時候,我們忘了有更重要的議題要做,包含如何減少二氧化碳排放…

台灣雖非京都議定書與法國巴黎協定的締約國,但全球在限制碳排放時,我們總是擔心被點名要善盡地球公民責任,台灣社會大眾普遍討論的環保議題不能只圍繞在「管末處理」的思維,以台灣的技術優勢與小國特色,我們要有更多領先國際的做法—類似愛爾蘭這次領先全球的勇敢表現。

 

以上部分訊息摘自永續發展平台

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news/show/4964

低碳漢堡 一個時代趨勢的產品

最近有太多的國際級企業提出限塑環保政策,大多圍繞在如何限制吸管、一次性餐具、塑膠袋…等議題打轉。

筆者還是認為,真正環保愛地球必須以「降低碳排放」為基礎,畢竟人類在工業時代以後產生的超量二氧化碳形成「溫室效應」,這是讓現在地球氣候異常的主要原因,「限制塑膠使用是必要的,但並非完全正確,必須一併考量限塑替代方案的碳足跡、水足跡與能源足跡」這才能真正解決「地球暖化」問題。

近期瑞典知名連鎖速食業者Max Burgers在「2018永續品牌大會」上發表了「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計畫」。

Max Burgers對其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後,並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

而剩餘的碳排放則是以植林的方式進行「110%的超額碳補償」,以達到對「氣候變遷帶來正向效益的效果」。

Max Burgers與最近這些國際級企業的差異在於提出如何「減少碳排放」,這相當關鍵!

為何呢?如果我們採用「紙吸管」,但卻因為要砍樹取材(先不論要不要再造林、以及造林的成本);推出新製程生產紙吸管所消耗大量的水與能源,這樣的紙吸管是否碳足跡會低於塑膠吸管?如果不會,紙吸管並非好的方案。

Max Burgers跟其他國際大廠不同的是:「他盤點出製作漢堡,從原料取得過程開始到漢堡送到門市,有哪些會製造碳排放」,讀者可以參考下面這張圖:

Max Burgers-1.jpg

漢堡製作過程牛肉本身的碳足跡是相當驚人的,除此之外,植物性原料、包裝材料、能源使用、運輸物流…等,也都會產生碳足跡。

如果Max Burgers跟其他國際大廠一樣,只針對塑膠吸管、餐具或包材提出環保政策,我相信Max Burgers做這些努力對於地球不會有多大貢獻。

Max Burgers做了一個相當好的示範,他把整個經營漢堡生產的事業,盤點可能有哪些碳排放,進而提出降低(或抵銷)碳排放的措施。

對速食業者來說,牛隻飼養過程中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因此「牛肉」在減碳的議題中,備受公眾關注,舉例來說,生產1公斤的牛肉需要消耗約5到7公斤的穀物,而這些穀物則需要水和能源來耕種、加工,以及運送…這些加值活動無法減少;但容易被忽略,這些加值服務跟二氧化碳排放息息相關。

Max Burgers找到一個解決方法,希望能夠抵銷牛肉漢堡帶給環境的衝擊,這個方法不僅適用各行各業及各類產品,還不需要龐大的預算。

這個方法是:「對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carbon impact assessment),除了儘可能地減少碳排放之外,並針對其餘的碳排放進行110%的碳補償」,以達到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又稱減碳正效益carbon positive)的效果 (詳見下圖)。

Max Burgers.jpg

 

Max Burgers是用「種樹」的具體行為補償漢堡製作過程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姑且不論種樹的「碳補償」效益是否有效?但這確實是一種可以比較合理估算「減碳數據」的實際方法—「產生多少碳排;中和後,剩下的就超額種植樹木把二氧化碳吸收回來」。

目前Max Burgers在瑞典、波蘭、挪威、丹麥和埃及擁有約100家連鎖門市。Max Burgers是全世界唯一一間使用瑞典本土生產的肉類的瑞典速食業者。

因為放牧方式的不同,瑞典所生產的肉品比其他歐盟國家所生產的肉品高出30%的成本,但正因為瑞典所採用的放牧方式,使得瑞典生產肉品的碳排放量相較於其他歐盟國家的肉品低了25%。

雖然高成本的肉品讓Max Burgers的成本比競爭對手高出6%,但是低碳、永續的肉品需求彌補了其高成本的劣勢。

Max Burgers的這些新改變「已經吸引了需多新的顧客,並將許多肉類愛好者轉變成為低碳漢堡愛好者」。

這篇文宣有一個相當重要的趨勢:「低碳漢堡可能可以替代肉類需求」。

這段期間我們聽到台灣與國際大廠針對限塑所提出的政策大部份聚焦在塑膠吸管,鮮少有人提到整個企業的「碳足跡因應對策」,從Max Burgers的作法我們看到了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環保愛地球與自身營運結合,他們比較完整的操作與思維值得參考。

我個人相當期待看到麥當勞的低碳漢堡;星巴克的低碳咖啡;可口可樂的低碳可樂…,當這些產品問世後,是否可以像「Max Burgers的低碳漢堡替代肉類效應」,這樣除了善盡社會責任與環保愛地球外,本身業績也可以增長,真的一舉數得。

 

資料來源:Hamburgers Go Climate Positive
圖片來源:Max Burgers

本文係3BL Media副總裁Jen Boynton女士針對瑞典連鎖速食業者Max Burgers在「2018永續品牌大會」上發表的「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計畫」之介紹與個人觀察。在氣候正效益計畫中,Max Burgers對其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後,並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而剩餘的碳排放則是以植林的方式進行110%的超額碳補償,以達到對氣候變遷帶來正向效益的效果。

本文部分訊息摘自永續報告平台,全文請參考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topics/show/4921,其他觀點為筆者自己的意見。

Starbucks 2020年前全球分店禁用塑膠吸管

又一國際食品大廠對塑膠做出禁用決定。

星巴克決定2年內在全球所有分店禁用一次使用塑膠吸管,這跟麥當勞在今年五月份股東會否決了禁用塑膠吸管的提議剛好相反,但麥當勞還是有配套於明年英國與愛爾蘭推進限塑政策,這兩個區域的麥當勞將改用紙吸管;部份美國門市也改用其他環保吸管。

這兩大食品龍頭對於限塑的措施都是保護「塑膠對海洋構成的環境威脅」,塑膠吸管雖是全球海洋公敵,然而有個數據「吸管佔海洋中塑膠垃圾4%」,那其他96%海洋塑膠垃圾該如何禁?

塑膠吸管廉價且方便,在民生消費領域確實也沒有較佳的替代方案,我猜想這是麥當勞還不敢立即採行全球禁用塑膠吸管的思維。

過去曾經聽朋友說在美國麥當勞喝個熱咖啡被燙到,都有可能被消費者提告;發生訴訟賠償風險,現今如果大膽嘗試任何限塑作為影響消費者權益,我想有太多法律程面的問題要考慮。

這些國際大廠肯定願意負擔社會責任,只不過禁用單次使用塑膠用具(像是吸管、杯子和袋子)這並非塑膠餐具、容器成本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整個回收處理與再利用流程都要重新設計,這絕對不是市面上已推出試RUN「玻璃杯,甲地用、乙地還」這麼單純的程序而已。

不過我們還是給與星巴克「掌聲鼓勵」,畢竟這是一個相當不容易的道德勇氣。

真正塑膠容器與吸管的替代方案可能如下—

(1)您要自己帶杯子去裝冷(熱)飲,同時您可以等候前一個人用自備容器時,星巴克或麥當勞還要幫他清洗一下再裝。

(2)不論是冷(熱)飲您願意等到常溫了再飲用,因此有沒有吸管或湯勺並不重要,甚至當為保有風味需立即飲用的時候,您願意自備可重複使用的吸管或湯勺;或是不用吸管或湯勺直接飲用。

(3)飲用完後,您願意自行到有水的地方(或用自備環保袋裝回家)清洗這些容器與餐具。

(4)星巴克或麥當勞可能因此回饋您每次2元;或贈送一張環保貼紙,可集10張換一杯飲品;甚至沒有回饋……,您都毫無怨言不斷重複這些行為。

……講真的,不使用單次塑膠容器與吸管是「習慣」問題,您只要可以每天重複執行上面的動作,對地球是絕對正面幫助的。

上面陳述的,有太多生活情境無法這樣做,我個人猜想「未來會有一個相對環保的吸管去替代塑膠吸管,但海洋中垃圾並不會因為人類習慣而減少改變」。

 

以上部分訊息摘自中央社紐約7月9日綜合外電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