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漢堡 一個時代趨勢的產品

最近有太多的國際級企業提出限塑環保政策,大多圍繞在如何限制吸管、一次性餐具、塑膠袋…等議題打轉。

筆者還是認為,真正環保愛地球必須以「降低碳排放」為基礎,畢竟人類在工業時代以後產生的超量二氧化碳形成「溫室效應」,這是讓現在地球氣候異常的主要原因,「限制塑膠使用是必要的,但並非完全正確,必須一併考量限塑替代方案的碳足跡、水足跡與能源足跡」這才能真正解決「地球暖化」問題。

近期瑞典知名連鎖速食業者Max Burgers在「2018永續品牌大會」上發表了「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計畫」。

Max Burgers對其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後,並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

而剩餘的碳排放則是以植林的方式進行「110%的超額碳補償」,以達到對「氣候變遷帶來正向效益的效果」。

Max Burgers與最近這些國際級企業的差異在於提出如何「減少碳排放」,這相當關鍵!

為何呢?如果我們採用「紙吸管」,但卻因為要砍樹取材(先不論要不要再造林、以及造林的成本);推出新製程生產紙吸管所消耗大量的水與能源,這樣的紙吸管是否碳足跡會低於塑膠吸管?如果不會,紙吸管並非好的方案。

Max Burgers跟其他國際大廠不同的是:「他盤點出製作漢堡,從原料取得過程開始到漢堡送到門市,有哪些會製造碳排放」,讀者可以參考下面這張圖:

Max Burgers-1.jpg

漢堡製作過程牛肉本身的碳足跡是相當驚人的,除此之外,植物性原料、包裝材料、能源使用、運輸物流…等,也都會產生碳足跡。

如果Max Burgers跟其他國際大廠一樣,只針對塑膠吸管、餐具或包材提出環保政策,我相信Max Burgers做這些努力對於地球不會有多大貢獻。

Max Burgers做了一個相當好的示範,他把整個經營漢堡生產的事業,盤點可能有哪些碳排放,進而提出降低(或抵銷)碳排放的措施。

對速食業者來說,牛隻飼養過程中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因此「牛肉」在減碳的議題中,備受公眾關注,舉例來說,生產1公斤的牛肉需要消耗約5到7公斤的穀物,而這些穀物則需要水和能源來耕種、加工,以及運送…這些加值活動無法減少;但容易被忽略,這些加值服務跟二氧化碳排放息息相關。

Max Burgers找到一個解決方法,希望能夠抵銷牛肉漢堡帶給環境的衝擊,這個方法不僅適用各行各業及各類產品,還不需要龐大的預算。

這個方法是:「對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carbon impact assessment),除了儘可能地減少碳排放之外,並針對其餘的碳排放進行110%的碳補償」,以達到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又稱減碳正效益carbon positive)的效果 (詳見下圖)。

Max Burgers.jpg

 

Max Burgers是用「種樹」的具體行為補償漢堡製作過程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姑且不論種樹的「碳補償」效益是否有效?但這確實是一種可以比較合理估算「減碳數據」的實際方法—「產生多少碳排;中和後,剩下的就超額種植樹木把二氧化碳吸收回來」。

目前Max Burgers在瑞典、波蘭、挪威、丹麥和埃及擁有約100家連鎖門市。Max Burgers是全世界唯一一間使用瑞典本土生產的肉類的瑞典速食業者。

因為放牧方式的不同,瑞典所生產的肉品比其他歐盟國家所生產的肉品高出30%的成本,但正因為瑞典所採用的放牧方式,使得瑞典生產肉品的碳排放量相較於其他歐盟國家的肉品低了25%。

雖然高成本的肉品讓Max Burgers的成本比競爭對手高出6%,但是低碳、永續的肉品需求彌補了其高成本的劣勢。

Max Burgers的這些新改變「已經吸引了需多新的顧客,並將許多肉類愛好者轉變成為低碳漢堡愛好者」。

這篇文宣有一個相當重要的趨勢:「低碳漢堡可能可以替代肉類需求」。

這段期間我們聽到台灣與國際大廠針對限塑所提出的政策大部份聚焦在塑膠吸管,鮮少有人提到整個企業的「碳足跡因應對策」,從Max Burgers的作法我們看到了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環保愛地球與自身營運結合,他們比較完整的操作與思維值得參考。

我個人相當期待看到麥當勞的低碳漢堡;星巴克的低碳咖啡;可口可樂的低碳可樂…,當這些產品問世後,是否可以像「Max Burgers的低碳漢堡替代肉類效應」,這樣除了善盡社會責任與環保愛地球外,本身業績也可以增長,真的一舉數得。

 

資料來源:Hamburgers Go Climate Positive
圖片來源:Max Burgers

本文係3BL Media副總裁Jen Boynton女士針對瑞典連鎖速食業者Max Burgers在「2018永續品牌大會」上發表的「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計畫」之介紹與個人觀察。在氣候正效益計畫中,Max Burgers對其企業營運進行全面的碳排放影響評估後,並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而剩餘的碳排放則是以植林的方式進行110%的超額碳補償,以達到對氣候變遷帶來正向效益的效果。

本文部分訊息摘自永續報告平台,全文請參考https://www.csronereporting.com/topics/show/4921,其他觀點為筆者自己的意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